维世徐莹:共益思维和长期主义是伟大企业的共性

2020-11-18 | 维世

本文首发于《金融界》,原文链接:https://m.jrj.com.cn/madapter/biz/2020/11/17152531300003.shtml

由维世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维世”)与国际知名影响力媒体《财富》联合推出的系列线上圆桌,于11月16日晚7点在多个权威门户媒体和视频平台同步上线。圆桌论坛邀请国际社会和中国本土社会的著名企业家、投资人、青年创业者和社会创新意见领袖,紧扣负责任的企业发展、企业核心价值观和企业家影响力等热点话题,分别从国际、中国和新一代青年创业者多个视角聚焦“负责任的资本和企业家领导力”议题。

 1607411468557378.jpeg

维世管理合伙人、首席投资官徐莹在第三场圆桌与《财富》(中文版) 执行总编章劢闻,及新一代创业代表人物——洋葱学院CEO杨临风,就“青年创业者对创业意义、个人财富和社会价值的思考”的主题展开深度讨论。

创业者之间的代际差异

相比改革开放以来的以“84派”、“92派”为代表的前几代企业家,维世管理合伙人、首席投资官徐莹认为,创业者之间的代际差异是很大的。

“更早年的创业者背后有一个大的时代变迁,例如体制改革、军队改制等,大时代变迁落到个人身上时,会产生一些非常大的生活冲击。在生产要素资源极度稀缺的情况下,有时是为了生存的需要,被驱动去创业的。”

新一代“85后”的创业者有四个不同:

首先是原发驱动力的不同。“新一代的创业者创业的初衷,很多时候是自己感觉到了一个社会当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是自己本身的兴趣,而不仅仅是为了生活、生存。”

第二是社会的文化。“当今的社会对于创新是非常支持和包容的。甚至对创新的失败,也是非常包容的。”

第三是资源的丰富。现在有从政府政策,到多元化金融市场和各类型资本的支持。

第四是人才的储备。“由于几十年间我们高等教育的发展,创业团队基础的金融知识和商业知识等会比过去的几代强了很多,这样有能力的团队在一起,可能会走得更长远一些。”

最后,徐莹也指出,在今天的时代,要做出来一个有全球竞争的实力、非常有特色的企业难度是更大的。“青年企业家一上来就要面对全世界的竞争,互联网已经把全球信息拉平了,这是跟前面的代际不同的地方。”

企业创新的本质是发现社会确实需要解决的问题

面对当今世界逆全球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政治不确定性使得大环境暗礁丛生,年轻的中国创业者需要思考如何穿越这种不确定性。

“企业创新的本质是发现社会确实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需求当中的真实痛点,进而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在解决的过程同时,企业也能够获得合理的利润,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社会创新。”徐莹说,“企业家作为掌舵人,对国际形势的大格局要有一个方向性的认知,这个是完全有必要的,但在微观的层面可能不太需要对所谓的‘宏大叙事’过于纠结。在不同的时代,宏观上发生格局性的变化,例如产业结构的再造、社会发展推动力的迁移等,会推动一个除旧纳新的过程,也就总是会给创新企业机会。”

徐莹认为,现在世界格局的变化,对于踏实的创业者来说应该是乐观的,因为越是艰难的时刻,越考验一个商业组织是否在真正地解决实际的问题和满足市场的需求。“如果是比较虚的东西,就会在格局变化、泡沫破裂的时候被打碎,但是真正实实在在解决人类生活需求的商业模式,是能够更长远地发展下去的。特别是在危机的时候,这样的商业机构往往更能获得更大的发展机会。”

超越个人的愿景和价值观是伟大企业的重要本质

徐莹深耕亚太资本市场近二十年,是一二级市场权益类投资私募信贷和结构化产品的专家。从多年的投资实践中她看到企业追求商业利润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在时代巨变时能够穿越周期的企业,往往其立司之本是超越了商业利润、文化、甚至创始人本身个人诉求,以更高且顺应人性的愿景和价值观为基础的。

“越是在艰难和挑战的时候,越是塑造组织的精神内核——愿景和价值观的好时机,把团队和企业生存所需要的生态圈的伙伴们凝聚在一起。这种内核的凝聚力和抗打击能力,通常是外在的物质条件所无法取代的。伟大企业有一个共性,通常是对某一个积极的价值观的信仰,这个共性能够帮助这个组织超越创始人的个人能力资源的瓶颈和认知的天花板,由于这个信仰,使得这个组织能够不断地去自我认知、自我调校和自我创新,这是很重要的特质。“徐莹说,“在很早期就把价值观内嵌到一个企业的方方面面,甚至经营最底层的理念里面,往往这样的公司能走得更远。”

共益思维和长期主义是塑造伟大企业价值观的核心

提到如何塑造伟大企业的价值观和公司文化,徐莹总结出如下两点:

第一个是共益思维,即Stakeholder(利益相关方)思维,而不只是Shareholder(股东利益)思维。今天的企业处在一个高度复杂的体系,世界格局的变化让未来变得更加不确定。徐莹认为:“企业要在复杂体系里长期成功,更需要尽可能创造一种商业模式,让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得到改善,或者至少没有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受损,即经济学上所说的帕累托改善(Pareto Improvement),这就是共益思维,而纯粹零和博弈抢市场份额的狼性竞争的商业思维将越来越难持续。”

第二个是长期主义,积涓流成江海,这就是复利的力量。“做对社会有用的事情是要有长期主义的,哪怕是很小的事情,坚持去做,最后得到的效果也会非常大。”徐莹说,并且对于主持人章劢闻提到的1% Pledge(一个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许下承诺:永久性地投入1%的股权、1%的员工工作时间、1%的产品或者利润,用来改善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社区)表示认可,“1% Pledge对于做这个事情的人而言没有太大的压力,所以他就可以持续地去做。对于参与方来说,只有他能够持续地承担这份责任,才能够坚持。”

培养对企业文化持续性的理解是实现跨代际传承的重点

商业逻辑的更新和企业的跨代际传承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即将面临的问题,在国外,企业从最初就开始在制度化建设和人才梯队建设上建立起以终为始的概念,培养一个对企业文化有持续性的理解,让企业不会在传承的时候造成青黄不接。徐莹说,“当然,创始人精神领袖的作用可能是永远无法取代的,但是在企业的经营中,要能够在人才制度上做到一代更比一代强,允许在这个组织、企业里面,不断出现比上一代更强的人,这样企业的传承才有人的基础。”

联系我们

维世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电话: 852 3928 5620

香港九龙尖沙咀弥敦道132号美丽华广场10楼1001室

维世私募基金管理(珠海)有限公司

电话: 86 755 8898 0720

深圳前海梦海大道5035号华润前海大厦A座47楼8室

Email: enquiry@vspartn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