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种经济刺激有效?

2021-03-08 |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哈米德·拉希德 (HAMID RASHID)

文章来源: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stimulus-policies-must-benefit-real-economy-not-financial-speculation-by-joseph-e-stiglitz-and-hamid-rashid-2020-06?barrier=accesspaylog

在COVID-19的冲击初期,政府和中央银行着重给市场注射流动性。但是现在,决策者需要退后一步,找出真正有效的、利大于弊的刺激措施。

纽约——世界各国政府都在针对COVID-19危机出台有力应对,其财政和货币的综合应对措施已达到全球GDP的10%。然而,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最新全球评估,这些刺激措施可能不能如预期般刺激消费和投资。 

问题在于,很大一部分资金直接流入资本缓冲,导致预防性余额增加。这种类似“流动性陷阱”的现象,曾让大萧条时期的凯恩斯非常担心。

现阶段针对疫情的刺激措施都是在相当紧急,甚至恐慌的状况下提出的。尽管这种消防水枪式政策既没有针对性,也不精确,评论家仍然认为这些措施是唯一措施。如果没有紧急流动资金的大量注入,可能会造成急性的广泛破产,组织资本大量损失。复苏之路会更加艰难。

目前,我们已知疫情的持续不会以“周”为单位,紧急措施的有效性无法跟上疫情的影响。接下来的措施要从长远角度评估。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家庭和企业都会继续套现。

家庭和企业收到刺激经济的支票之后,因为忧惧未来和支出机会的减少,他们很可能不会使用。由于信誉良好的贷款人的减少,银行则会流动性过剩。

2020年2月至4月间,美国存款机构持有的超额准备金从1.5增至2.9万亿美元,几乎翻了一倍。大萧条时期的超额准备金仅为1万亿美元。银行储备的大量增加表明,目前已实施的刺激政策的乘数效应较低。仅凭银行信贷,明显不能帮助我们摆脱当前的经济僵局。

过多流动性可能会带来更高的社会成本。除了对债务和通货膨胀的担忧外,多余的现金可能被用于金融投机活动。目前,股市每天都在剧烈旋转,这种波动可能将市场不确定性带来的恐慌持续扩大,导致更多预防行为,削弱推动复苏所需的消费和投资。

我们面临流动性陷阱和难题:货币供应大量增加,而家庭和企业只能有限地使用货币。疫情控制得当之后,良好的刺激措施的作用可能会逐渐显现。但是,只要疫情还在,一切就不可能恢复正常。

目前的关键,是降低风险并增加消费动机。只要企业担心半年甚至一年后经济仍会疲软,他们就会推迟投资,从而延缓经济的复苏。只有国家才能打破这种恶性循环。各国政府必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在经济恢复之前向企业施以援手。

上述的措施,我们已有模型——“ Arrow-Debreu证券”(以诺贝尔奖获得者肯尼斯·艾罗和杰拉德·德布鲁的名字命名)。政府可以出面做出如下保证:一个家庭如果现在购买汽车,如果半年之后疫情还处在某状况,这个家庭可以停止还贷。同样,或有收入的贷款和抵押可以用来鼓励购买住房等耐用消费品。类似措施也适用于公司的实体投资。 

政府还可以考虑发行消费券以刺激家庭消费。中国已经采取了这个措施,中国政府在50个城市发行了数字优惠券。特定时间内,优惠券可以购买各种商品和服务。有限的期限使优惠券称为短期内有效刺激消费和总需求的手段。

由于疫情的不可控超过预期,我们有必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例如,虽然美国已经花费了3万亿美元但如果没有更多更好的持续措施,这笔钱对企业而言只有几个月的续命能力,而无法真正使他们起死回生。

多国目前已经采取的有效方式,是在帮助企业不裁员的情况下,对企业工资和成本按收入下降的比例提供帮助。在美国,华盛顿州议员Pramila Jayapal等都提出了类似的立法建议。

设计不当的刺激措施不仅无效,而且潜在危险巨大。可能导致不平等,为社会不稳定埋下隐患,在政府最需要支持以防止经济陷入长期衰退的时期,削弱政府的政治影响力。我们拥有可行的好对策,但政府是否会采纳还有待观察。

这里表达的观点并不反映联合国或其会员国的观点。

联系我们

维世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九龙尖沙咀弥敦道132号美丽华广场10楼1001室

维世投资咨询(深圳)有限公司

深圳前海梦海大道5035号华润前海大厦A座47楼8室

Email: enquiry@vspartn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