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取决于极少的大高潮,幸福取决于较多的小高潮(四)

2021-10-27 | 老喻在加

本文转自“孤独大脑”公众号,分六篇转载,本篇为第(四)篇。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维世对文章观点不发表意见。维世无意涉及任何政治和宗教观点和事务;维世不代表、不隶属任何政府机构。

“概率分层”的工作原理

01

简而言之,运气由三层构建,好运气取决于三个旋钮。最终结果决定于三层的整体完成度,而不是某一层的强大。

但是三层模型又不是一个简单的叠加的、递进的关系,它还有系统动力学的反馈、自我强化等特点。例如执行层(第三层)较强,可以带来更多资源(第一层)。

以上三层,又都在一个巨大的运气之船上。因为我们在每一层的计算,都难免有些主观,有所偏差。

02

大多数人的角色,要么是二传手,要么是职业杀手,但有些人二者兼具。例如巴菲特当年买股票买成股东被迫压上第一线的时候,真是毫不手软,活生生的一个企业家。后来,他专注于“分配资源”的投资家,也受益于此。

巴菲特说自己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作为“职业杀手”时,他是乐观的,埋头向前冲,不管不顾;

作为“理性的二传手”时,他是悲观的,在概率的不确定世界里生存着。

黑格尔说过,除了要有乐观的意志,还要有悲观的头脑。

03

第三层靠直觉,第二层靠理性。

第三层是急能生“智”,第二层是定能生“慧”。

第三层是卡尼曼的“系统1”,第二层是“系统2”。

第三层解决计算的深度,第二层解决计算的广度。

我们既要“顶着人类的直觉破浪前行”,又要利用大脑直觉的强大计算力,正如阿尔法狗模仿人类大脑之所为。

04

在第二层,人类必须在不确定的局面下,对飞来的球进行评估。

秘密在于:扩大你的认知半径,减少你的行动半径。理性是需要被测量的,要么是好运最大化,要么是厄运最小化,或者是二者的混合使用。

微信图片_20211027141538.jpg

如上图:圆外是未知世界,已知越多,未知的也越多。已知的可能是有限的,临时正确的,不确定性的。

在第二层的“认识性理性”,我们需要不断学习,扩展自己的认知边界。尤其在互联网时代,许多公司的崛起,都是基于某个认知优势。

在第二层的“工具性理性”,我们要把大脑关进理性的笼子。

在第三层的“击球区”如你所见,为了让球在认知半径内,我们需要控制球的移动半径,还要控制球的大小,二者都是越小越好。

有时候,知道自己的智商边界,比智商高低更重要。芒格说马斯克的确厉害,也许智商有190,但是问题在于,马斯克可能自己觉得智商有250……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因为马斯克个人的非理性,才能干出移民火星的事儿,这也算是人类群体理性的一部分。

05

第二层应该是全面、系统、理性、复杂、深刻的。但第三层应该是简单、可重复的。(这里有“复杂的简单事情,简单的复杂事情”,有空再说。)除了稳定性,还因为在最后评估效果时,要乘以时间。越是简单、可靠、可重复,越能享受时间的复利,成为时间的朋友。我们也可以将第二层称为“主动控制层”,将第三层称为“自动驾驶层”。

据说,人类大脑每秒钟能够接收1000w比特的信息量,但其中只有50比特思维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加以处理的,属于有意识的思维,即“第二层”。

所以我们需要:1、知道将什么放入第二层;2、将第二层熟练运行的某些“算法”,转化到第三层,自动驾驶。

所谓理性,就是反条件反射。当你将某个需要控制的理性,放入自动驾驶层,便变成条件反射了。这时,你需要用更高一个维度的“反条件发射”来替换。

06

我欣赏神秘主义的体验和启发,但反对用神秘主义来替代理性思考。一个伟大的棋手,根据自己的直觉而非计算,下出石破天惊的一手,和直觉的神秘性也是无关的。

卡斯卡帕罗夫一直偏好直觉和乐观,他的解释是:经过积极思考产生的决策虽然可能不会比保守性决策更准确,但是我们的确能从所犯的错误中学到更多东西。随着不断实践和对直觉的磨练,我们的决策会变得更加准确。

这个是从更高维度去思考“正确率”,即,整体的正确率,考虑到时间因素,考虑到未来的计算,牺牲这一次的“正确率”是值得的。典型的例子就是围棋里的弃子。

07

概括而言:

1、认识这个世界是未知的、随机的;

2、认识你的认知是不确定、有边界的;

3、如何突破边界,实现突破?找到自己的算法,建立持续稳定的输出系统。因为我们一生中最大的变量,是时间;

4、复制“核心认知”,如同每个生命所做的那样;

5、成为一台强化学习的机器。

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企业或者人,打通了“资源层、配置层、击球层”。

一个人一生几乎只能做一件事,一家伟大的公司也只有一个使命。对个人而言,首先是发现自己的天赋,找寻自己的使命,形成核心认知和个人的算法;然后,进行大规模复制(贝叶斯更新式的那种不断迭代的重复)。这是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的大高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