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取决于极少的大高潮,幸福取决于较多的小高潮(三)

2021-10-20 | 老喻在加

本文转自“孤独大脑”公众号,分六篇转载,本篇为第(三)篇。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维世对文章观点不发表意见。维世无意涉及任何政治和宗教观点和事务;维世不代表、不隶属任何政府机构。

09

绝大多数人并不以投机为生。然而,上述捕获“大机会”的原理和模型,依然成立。对于普通人而言,其实是对自我的重复下注。既然如此,下大注之前,关键在于找寻自我。即使不是投入金钱,也是用比金钱更贵的生命来投资自己的一生。“机会来临时敢于下大注。”我等凡人,如何下这类大注呢?

“概率分层”的三层模型

我用此前的框架,来构建一个同样适用于现实生活中的模型:

第一层:感应层。有各种球击来,有的是好球,有的是坏球,无法预测。但对于球手而言,必须有球打。我们也可以称之为“资源层”,每个球都是外部世界发给我们的资源。

第二层:理性层。对于球手而言,这里要做两件事情,一是对球进行评估;二是决定是否击打。当然,还有三是击打后对这个过程进行复盘,对一和二的系数进行调整。我们也可以称之为“配置层”。我创造的“概率权”这个词,在这里最合适不过了。

概率权=概率思考✖️选择权(做决策)

概率思考是面对随机世界的一种思考方式。基于该认知,我们能够形成某种算法。泰德•威廉姆斯之所以那么厉害,秘密在于他是一个用大脑,确切说是用“算法”来分配击球资源的人。

选择权是指,即使一个人能够清晰地计算出概率,也会做出各种不同的选择,甚至放弃原本属于自己的选择权。决策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能力,其未必是和认知能力成正比的。

投资人是典型的分配资源者。例如巴菲特说他的工作就是分钱。他的优势之一是,他本人也有企业家、即“击球层”的经验和天赋。

第三层:击球层。一旦做出击球动作,一流的球手会立即忘掉“概率”,不管这个球有95%的胜率,还是70%的胜率,他都会以平常心稳稳地完成。击球后的结果与他也是无关的。(这里面省略了一个决策层,我将其汇合在第二层的最下面。)

综合以上以棒球为物理和数学上的比喻,让我们回头,将开篇所提的运气的其他因素也放进来,包括机会,开放度,人脉等等,如此一来,我们得到一个“三层模型”

微信图片_20211103104536.jpg

如此一来,各路学家乱七八糟的理论和建议,就有了一个(看起来)清晰的架构了,而且,为概率分析搭建了可计算的框架。

第一层关键词:获取资源,讲故事,为自己制造运势,正向的马太效应,保持开放性,交友的“开放度”,等等。

第二层关键词:分配资源,理性,远见,计算,在球将要去的地方。两个字:将,要。本质上,也是分配概率。

第三层关键词:做一个职业化的执行者,发挥个人独特优势。只要稳定在某个水准即可。例如你有52%的胜率,你稳稳地去实现即可。不管好坏,打出去,只管自己的正常发挥,以及不断提升。赢了开心,死了认命。

“概率分层”第一层:资源层

决定牌局的有三个:抓到什么牌、和谁打、如何打。各种论述运气的书很多。结论大多是运气很重要。真是废话。

关于资源层的策略,有以下几点:

策略一:拿到“硬通货”门票。贝索斯招聘的时候会看Sat(美国高考)的成绩,这样未必准,但能降低筛选成本。这个世界不公平的地方在于,有些游戏必须有了门票才有机会玩儿。

策略二:越主动越幸运。在一个TED演讲里,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说:幸运并不是一道不可预测的闪电,相反,幸运更像是风,它的出现绝非偶然。她建议,你要愿意去冒一点不被他人回应的小风险,避免安于现状;改变自己与他人的关系,懂得感恩;不要轻易对一个想法下判断,不要没有行动就放弃......如何提高找到如意郎君的概率?在一本书里,女主角的核心策略就是,不拒绝任何一个约会和相亲,增大样本量。

策略三:强化IP,降低识别成本。经营好自己的IP,有助于拿到好牌。淡泊如巴菲特,也要靠自己的声誉拿到好的投资标的。

策略四:强化专业,构建节点价值。即使你不善于混名利场,若你在一点上打爆了,也会有资源聚合而来。各种专业网红的逻辑就是如此。

一个理性选择的标准之一就是:基于决策者目前的资产(资源)。资产不仅指金钱,还应包括生理状态、心理能力、社会关系和感觉。

“概率分层”第二层:配置层

第二层是“三层结构”中最有搞头的地方。尤其是在信息时代,作为社会人,你的算法是可以把别人的理性或者非理性,作为已知条件代入的。

配置层只是“对坏球说不”吗?远远不是。为了论证这一点,我们来看一道有趣的微软面试题:

问题是:有100个红色球和100个蓝色球,请你任选组合将全部球放入2个罐中。放好后随机取一个罐子,再从此罐中随机取出一个球,如果取到红球赢100元钱,问如何组合放球能最大化赢钱机会?

看起来拿到红球的概率只有50%,在配置层你又不能对蓝球说不,该怎么办呢?

答案是:在一个罐子里面只放一个红球,而把其他所有球全部放进另外一个。

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将第二层称为“配置层”,还有投资角度的隐喻:资产的配置,比各种努力和折腾更重要。

投资传奇人物,耶鲁校产基金的掌舵人大卫·F·斯文森在《不落俗套的成功》里说:资本市场为投资者们提供了三种能获得投资收益的工具:资产配置、择时交易和证券选择。

研究表明:资产配置的决策在决定投资结果上起着主导作用。根据大量受好评的、对机构投资组合的研究,在投资收益的变动中,大约 90%是源于资产配置,只有大约 10%是由证券选择和择时交易所确定的。另外一项对机构投资者业绩的重要研究表明:100%的投资收益都是来自资产配置,认为证券选择和择时交易的作用微不足道。

第二层的“配置层”,有点儿像排球里的二传手,或者足球场上组织进攻的中场灵魂。第二层可以重构选项。一个问题可能因此而突破表面上的局限性,一个人也可能因为“认知重构”而超越自我。

“概率分层”第三层:执行层

第三层的“击球层”,就像一个职业杀手。他的特点是:

1、全力打好每一个球,完全不在乎外部的评价,也从来不去看比分牌;

2、每打完一个球就清零,从头开始,不被情绪左右;

3、杀手要靠专业领域的实力来活命或者吃饭,所以需要大量的反复训练,成为直觉强大的杀人机器;

4、最终的结果,取决于二传手的传球“好球率”,与职业杀手的“击球率”,二者相乘。

杀手最重要的品质,是专注和冷静。

20世纪最伟大的棋手之一吴清源,独自一人在日本面对高手围攻时,领悟到“平常心”的力量。而李昌镐,则天生就具有石佛气质。又如鲁宾回忆克林顿如何在最艰难的时刻,依然毫不受影响地工作。克林顿告诉他,自己有“精神装置”。与克林顿打过交道的人说,不管你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一旦克林顿与你交谈,你就会觉得自己被他放在整个世界的中心,他专注,倾听,真诚,如激光般射入你的内心底。

不管第二层的理性思考多么高明,概率计算多么精确,都需要到“第三层”这个现实世界来检验,思考被验证,薛定谔的猫不能既是死又是活,而是要“塌陷”为某个确定的状态。

职业杀手有两重使命:a、去执行第二层的命令;b、在某个半径内检验各种可能性。科学的本质就是不断做实验,职业杀手亦是。如此,我们便能理解,亚马逊的贝索斯反复强调的“Day 1”的含义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