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使收入、财富和机会的差异加剧

2021-03-08 | 穆罕默德·埃尔-埃里安和迈克尔·斯彭斯

文章来源: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6-01/great-unequalizer?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美国部分地区在数月的疫情封锁后逐渐重新开放,人们燃起了经济将在近期恢复常态的希望。然而,悬而未决的健康、商业,和消费的不确定性都有可能减缓经济复苏。无论如何,对于最不幸的那一部分的人口来说,更多的经济痛苦是必然的。

美国的经济在收入、财富和机会上原本就不平等,COVID-19使其更加恶化。如果没有及时的政策反应,这种消极趋势可能会开始自我裂变,而对处境不利的人来说,一个劣势很有可能会触发另一个劣势,劣势环环相扣,越演越糟。

数据触目惊心,在情况好转之前,事情只会更糟。本季度GDP将收缩30%或更多。在过去三个月中,超过4000万工人(约占美国劳动力的四分之一)已经申请失业救济。失业率可能接近——甚至可能超过——大萧条时期创下的25%的纪录。这还是在2019年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救济力度巨大且得力的情况下:耗资近6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28%。

失业潮的人群分配特征更加使人担忧。美联储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的家庭中,有39%的工人被解雇或被留职停薪。女性和少数族裔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在4月份消失的2050万个工作岗位中,55%属于女性,女性失业率上升到15%,非裔美国和西班牙裔女性的失业率分别达到16.4%和20.2%。毫无疑问,疫情带来的解聘潮正在不平等的打击着人们。

经受得住COVID-19冲击的工种,有相当比例的都是一些相对高薪的、专业度较高的工作,这些工作可以通过远程的方式完成。芝加哥大学贝克尔·弗里德曼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在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工作可以远程完成,如果把收入考虑在内,这一差距将进一步扩大——例如,76%(大部分是高薪)金融和保险工作可以在家里完成,而只有3%(大部分是低收入)的食品和服务工作可以远程进行。

低收入工种里,还没有消失的工作往往在医院、疗养院和超市等高风险环境中。这些人如果生病了,不太可能有医疗保险或预防性储蓄来应对。

经济复苏越慢,工作和收入损失就越长,就越会推动金融、体制和社会政治的不稳定。失业工人有加入长期失业者行列的风险。自动化和数字化的加速采用又将加剧就业问题。失业者子女也会受到牵连:疫情期间,他们很可能会不太适应在线教育,也不太可能拥有设备和环境。教育差距将继续扩大,使经济不安全循环永久化。

为了加快复苏步伐,防止不平等加剧,唐纳德·特朗普和国会应当立即加强病情测试和接触者追踪,这样可以加速恢复涉及接触和流动的活动,包括大多数服务活动。随着更多的社区重新开放,并学会应对COVID-19,这些措施将变得更加重要。这些措施还将通过降低正常业务活动的风险,生活和经济活动之间的矛盾,来协调经济和健康的目标。

政府应该继续缓冲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冲击,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扩大社会安全网,援助私营部门和脆弱的阶层,更多地关注人而不是公司,更多地关注民众而不是华尔街。并且要更快、更高效。公共资源要产生最大的影响,他们需要快速找到帮扶对象。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对人民生活和经济的影响会积累,会转为长期损害,扭转长期损害的成本会更高。

即使在最佳状况下,COVID-19 造成的收入和产出损失也不会立即恢复。许多个人和企业将不得不减少支出和投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将受到同样的影响。损失将更多的地落在较贫穷的家庭身上,贫困家庭的消费需求会降低,从而减缓整个经济复苏的步伐。因此,针对最脆弱人群的救助,应该救济措施与刺激措施结合,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通过政府(及其公私伙伴)实施的劳动力保留和重组方案。没有这些措施,异化和边缘化将恶化,社会结构更加紧张,彻底发生动乱的风险也将加大。

疫情是一个划时代的危机。它让美国(和其他国家)措手不及,毫无准备。健康和经济负担已经格外严重地落在了最没有能力承受它的人们身上。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必须维持和加强他们已有的历史性紧急干预措施,以减轻部分负担,促进增长。否则经济问题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剧,随之而来的社会不平等,又将增加经济、体制和社会不稳定的风险。

联系我们

维世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九龙尖沙咀弥敦道132号美丽华广场10楼1001室

维世投资咨询(深圳)有限公司

深圳前海梦海大道5035号华润前海大厦A座47楼8室

Email: enquiry@vspartners.com